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临风快意楼-中文字幕_中文字幕日本无吗_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
临风快意楼

临风快意楼


正值隆冬时节,洞庭湖边已是山消水瘦草木凋零,刮了一晚的溯风,第二天清晨便纷纷扬扬卷起一场漫天大雪来。路上飞鸟绝迹,人踪皆无。
  湖边大路旁有一座酒楼,酒店小二此时正立在门口,望着大雪喃喃自语道:「看来今天不会再有什么客人了。」就在这时忽听得东边传来踏雪之声。小二抬头望去,却见有一条大汉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迎着风雪大步独行,显得甚是慷慨豪迈。这大汉身材魁梧,脸上胡须浓密,已有多日未剃,像钢针般根根耸立着眉宇间却有一股沧桑抑郁之气……

  这大汉来到酒楼旁,抬头看到酒楼的招牌「临风快意楼」,不由赞道:「好名字!」说罢迈步走进了酒楼。小二殷勤的走上去,为客人除去身上的斗笠和蓑衣,拍去了身上的积雪,那大汉在近窗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转头对小二说道:「切二斤熟牛肉,酒不拘多少尽管筛来。」店小二应了一声连忙去厨房准备。
  过得片刻,突然从酒楼门外又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先前这大汉转头向门外看去,只见有六个气宇轩昂的大汉陆续走了进来。酒店的老板一见这六人,连忙满脸堆笑亲自迎了上去。为首的红面大汉说道:「原来时侯三呀,你去忙活,我们自便,有伙计招呼就行了。」这六人原来便是名震两湖两广的铁衣帮中的铁衣七星,湖广一带,江湖中无人不识。这酒店老板虽非江湖中人,但他交游广阔,因此也识得这几人。

  这铁衣七星成名时间并不长,据说五年前七个武林豪杰意气相投,结为兄弟,并成立了铁衣帮,而四年前号称江湖三大帮之一的长江帮与铁衣帮因利益冲突引起争端。铁衣帮其时刚刚成立不久,人力物力都远不如长江帮。武林中人皆以为铁衣帮难逃灭帮之运。不料铁衣七星率十七名帮中好手,连挑长江帮五堂十三寨。在一日一夜之间竟然使得偌大一个帮派风流云散!但那一战铁衣帮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随从的一十七名好手无一生还,七星之中武艺最强的老三宋无柳也落入滔滔长江水中,直到现在仍是毫无音讯。看来也是有死无生。七星灭长江一役宋无柳居功至伟。宋无柳与老大施方青老二木公演都是同门学艺的师兄弟。宋无柳虽是年龄最小入门最迟,但他的练武资质却远远高出二人,悟性也是奇高。他不但精通师门的武功,还自创了「峰回路转」拳和「冲霄惊神斩」。长江帮五堂堂主中有三人丧生于威力无比的「冲霄惊神斩」之下。后来宋无柳在长江帮总舵的大船中独斗长江帮帮主「翻云覆雨」朱应和长江帮中的「骑虎难下」四大高手。最后宋无柳以金刚伏魔拳击毙王小难﹑李下,以「峰回路转」拳把四大高手中的老大李铁骑,老二王虎打得吐血而亡。以「冲霄惊神斩」重创朱应。不料朱应趁着宋无柳大喜之下疏与防备,抱住他一齐落进滚滚江水之中。

  这一役使得整个武林为之震惊,铁衣帮声名大振势力也迅速扩大。铁衣七星也因势力大张各自镇守一方,平时极少有机会见面。这次六人居然全到这个小酒楼来着实令人讶异。老板看着这六个人上了楼喃喃自语道「遮莫江湖中又要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么?」

  这六人分成三张桌子坐了下来,在先前这大汉周围隐隐形成包围之势。那大汉用目光傲然扫视了这六人一下,转头遥望着窗外远处的湖光雪色,更不再向这几人瞧上一眼。这六人不时的望着门口,像是在等什么人。

  那大汉眼睛看着远处的景色,思绪却已飞到一个月前:那天是腊月初八,我因受了点风寒,天刚黑就在房里休息。睡了大约半个时辰,忽听得寒风中隐隐传来女人的哭喊声。我匆匆披起衣服来到屋外。那哭喊声越来越凄厉,听那传来的方向居然是帮主夫人李凝的房间。我不由大吃一惊,快步来到李凝的房前,借着窗户的缝隙向里一看:却见李凝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淡淡的月光照在她那雪白晶莹的肌肤上,泛出一层柔和的光晕。一只光光的大腿半挂在床沿,显然已被剥光,但是一件衣服凌乱的盖在身上,但也只是挡住了两腿之间的妙处。两只如凝霜般雪儿似白的奶子,半遮半掩,焉红的乳头在整个白嫩的肌肤的对比下更显得娇艳动人。白得更白,粉的更粉。让人有一种立即想上前拼命玩弄,却又怕把那娇嫩的乳房弄坏的矛盾冲动!

  李凝少年时曾经被称为武林四美之一。当年我也是她的追求者。虽然现在她已年近三旬,但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却依然风姿不减当年,且平添了一份少妇娇媚成熟的风韵。更让人内心爆发一种想埋首其间的欲望!此时一见之下我不由面红心跳,转头想走。

  但是一瞥之间整个人惊呆了!因为李凝不但是裸体,而且是手脚都是被绑着的!整个人呈现大字形绑在床上!

  有人想强暴李凝!

  就在这时,一个身形肥胖蒙着脸的黑衣男子从东面走过来。拿着一根黄瓜,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些不知名的粉末悄悄的在上面涂抹着。

  他淫笑着对李凝说道:「哈哈,别的东西没找到,倒是找到一根黄瓜,我请你吃黄瓜!」

  李凝说道:「不,我刚刚吃过晚饭呀!~ 」

  那黑衣人吃吃笑道:「我是请你下面吃黄瓜!」

  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一根大黄瓜。

  李凝大吃一惊:「不要!我不要!」

  那黑衣人嘿嘿一笑,说道:「这可由不得你~ 」说着走上前,一把粗暴的把她身上勉强遮掩的衣物拿开!那雪白诱人的大腿在灯光下更显得耀眼。而大腿间神秘的草地也一览无余!

  我只觉得整个全身的血,全部涌到脑袋,整个人都晕晕乎乎。

  那黑衣蒙面人半蹲下来,轻轻抚摸李凝两腿间的玉蚌,然后把阴毛全部扒开,甚至一边的阴唇也被掀起,女人最隐私的粉红色溪谷立即暴露在空气中!然后那黑衣人用黄瓜轻轻摩擦着李凝微微隆起的阴部,看样子是真要把黄瓜插入她的下体。

  李凝哀求道:「这根黄瓜太粗太长,你……你实在想……插我……可不可以换一根细一点的?」

  这根黄瓜确实很粗,最粗的地方有儿臂粗,长大概有一尺半。

  那黑衣人淫荡的说道:「拿都拿来了,换着太麻烦!就用这根!」

  说着已经用手掰开阴唇,把黄瓜的一头已放了进去大约半寸!

  李凝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说道:「不行呀!不行呀,你会把我下面弄坏的!」黄瓜慢慢伸进去三寸,而且越到后面越粗。李凝痛苦的蜷缩起来,她哀求道:「我错了!刚刚不应该反抗,你想玩我,就玩吧。你……你把你JB伸进来吧!」
  我更蒙了!我心中的女神,那个高傲的武林四美,居然求别人把阳具伸进自己身体里!眼前这一切肯定不是真的!这是幻觉!

  但是那黑衣人没有理会她,反而手一抖,整个黄瓜向前一伸,黄瓜有一半插入了进去!

  李凝呀的一声惊叫,两条雪白的大腿不停的抖动着。那黑衣人不停的抽动着黄瓜。

  「呀……哦……呀……呀……」李凝娇喘呻吟着。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或者两者都有。

  抽插了好一会儿,整个黄瓜都亮晶晶的布满了李凝下体的清亮的香液。粘粘的,滑滑的。顺着黄瓜向下淌。整个屋子中都弥漫着轻淫而诱人的女体香气。和膣内特有的气息。而那黑衣人抽动的越来越快。李凝苦闷的紧咬嘴唇,似享受又似忍受。

  那黑衣人一只手抽插着,一只手轻轻抚弄着她的奶头。粉红的奶头又慢慢勃起涨大!雪白的胸脯和脖颈都泛起潮红!整个淡淡的乳晕都完全凸起!

  那黑衣人也看得两眼发亮,低下头,用舌尖把李凝阴阜下方粉嫩的雪蛤轻轻一舔。李凝好像突然被电了一下,浑身一震。黑衣人用灵巧的舌头轻轻拨开花瓣,露出花瓣顶端隐藏的那滑嫩诱人的小珍珠,而那小珍珠也慢慢变大。李凝紧咬着下唇,努力阻止自己呻吟出来!显然那黄瓜上涂抹的粉末开始见效果。

  李凝新荔般的脸颊,飞起一阵阵红晕。此时更显得美艳不可方物!她的两只腿不自主的抬起,轻微颤抖着,雪藕般嫩足弓起,细细玉趾紧紧的蜷在一起。
  黑衣人,用舌头轻而快速的挑逗着李凝两腿间的小珍珠,而每舔一次,李凝全身就猛的抽搐一下。而每抽搐一下,胸前雪白的玉乳就幻起一阵诱人的乳浪。黑衣人舌头动作越来越快。李凝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虽然紧咬着唇,但琼瑶玉鼻中还是传来娇慵的呻吟!

  「啊——」忽然李凝发出一声忘情惊叫!

  原来是那黑衣人,把整个一尺半的黄瓜全部插入李凝的下体。

  李凝全身都开始剧烈的抽搐!显然一下子进入了高潮!

  随即那黑衣人猛然把黄瓜全部又拔出来!

  既然软滑,表面现象却又带着麻点凹凸的黄瓜在李凝膣内急速摩擦。那瞬间的感觉,让李凝一下陷入半昏迷状态。随着黄瓜的拔出,玉蚌内猛然喷出一股清泉,淋了那黑衣人一脸!

  那黑衣人用舌头舔了一下,淫笑着解开裤子,把黑乎乎的阳具掏出来,然后龟头在李凝胯间花蕊上,轻轻摩擦着,而李凝的表情看来并没抗拒,反而是期待着那黑乎乎的阳具深深的插入!

  我这才从震惊着醒过神来!

  我大怒之下踢开门闯了进去。那蒙面大汉见了我慌忙想跑,却被李凝左手拽住,急切之间脱身不得。那大汉情急之下拔出匕首顺手插进李凝的小腹之中!李凝发出一声尖锐而凄厉的惨叫,痛楚的踡起身子,手捂着伤口。黑衣人趁势逃了出去。那人身形虽胖,但动作非常敏捷。我又惊又怒想去追那个黑衣人,但见李凝伤势颇重,只得舍了他,俯身细看李凝的伤口。只见那匕首插在李凝脐下二寸左右,整个匕首直没至柄,这正是丹田要穴,鲜血顺着手指汩汩流出来。小腹上鲜血殷然。我知道她没救了。

  李凝用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衣襟,颤声说道:「不要……离开……我……救……救我。」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泪光无助的看着我。我不由感到心头一阵刺痛,想要安慰她此时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李凝浑身剧烈的抽搐了几下,眼睛渐渐的失去了神采。

  她死了!

  突然从四周传来一阵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我心想李凝此时全身赤裸如何见人?于是顺手把被子扯过来盖在她身上。「噹」的一声门被踹开了。我转过头看见陆续从门口冲进五六个人来。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为首的正是帮主黄升天。左边的是应邀来我帮做客的铁剑帮帮主李小雷,两湖帮帮主唐振中,右边的是太极门掌门安九如和我帮的军师「万无一失」李天心黄升天一进门就怒吼道:「好个刘岩,平时我待你如同手足,信任你,提拔你。你却奸杀我妻子。今天不杀你我誓不为人!」我连忙分辩,把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番。李小雷冷笑一声说道:「我们听到叫声就立刻赶来,根本没看到什么人逃走!」唐振中暴喝道:「此处乃是正气帮重地,四处戒备森严,外人根本进不来,哼!做出这等卑劣之事,还想抵赖!」安九如一言不发只是冷眼旁观,脸上木无表情。李天心拦住怒气冲天的黄帮主说道:「且慢,我看刘副帮主不是这样的人。说不定真是一个误会。」此时有人点了火把进来,室内顿时为之一亮。黄帮主指着我的衣襟怒道:「放屁!你看看他的样子。」我低头一看,由于方才起得匆忙,身上衣衫不整,更要命的是刚才衣服下摆被李凝拽的地方赫然留下一个血手印!而且刚才那么刺激的场面,任凭一个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下面有反应!下面顶得老高!

  我知道现在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这种情形不要说别人不信。就是我,也不会信!只有等来日擒到真凶,我的冤情才能洗清,现在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我强行闯出总舵,逃了出来。

  到底谁是真凶呢?以那人敏捷的身手来看,本帮总舵之中除了帮主黄升天外再无第二人,而他不可能是凶手,那么嫌疑最大的就是三个客人唐振中﹑李小雷和安九如三人了。

  李小雷三十二岁,为人机智细心。其父李天南曾经在一场比武中被自己打败过;唐振中四十六岁,素来直爽豪迈,在江湖中颇有侠名。但是他的师侄本是本帮之中四大堂主之一,因违反帮规被自己废了武功;安九如五十五岁,工于心计,当年和自己比武被打了一掌,听说在床上躺了半年方才痊愈。这三人都与自己直接或间接有过结。皆有故意嫁祸的可能。突然刘岩心头一动:「这中间有个大破绽,凶手莫非就是……」

  蓦然,数里外传来一声高亢的长啸,打断了刘岩的思绪。这啸声如龙吟虎啸连绵不绝,雄浑霸道之极,虽然隔了数里,犹自震得桌上碗筷微微跳动。且这发啸之人脚程极快,数息之间这啸声已到了酒店门口!啸声也随之止住。

  只见一个年约五旬的胖大和尚左手托着一个棺材从门外走了进来。刘岩心头不由暗自钦佩:好浑厚的内力!好快的脚程!

  那和尚托着棺材径自向楼上走来。这和尚身体本已极重,而那棺材乌沉沉的竟是紫檀木打造的,亦是沉重之极,楼梯被他踏的咯吱吱乱响,似欲破裂一般。其他的客人见不是路,急匆匆结账走了。铁衣七星此时见了这和尚却口称师叔连忙起身相迎。神情间十分恭敬。那和尚微微点了点头把棺材放在一边,来到刘岩身前问道:「施主可是刘岩?」刘岩仔细打量了他几下,但见这和尚身材中等,面圆耳大,鼻直口方,二目精光四射,神态威猛。个字虽不甚高,但往哪儿一站,却犹如渊停岳峙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刘岩脑中灵光一闪,连忙起身肃容道:「在下正是刘岩。」顿了一顿又道:「观前辈的气度与相貌定然便是戒杀大师。」
  戒杀大师口称不敢,在刘岩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大声对楼下喊道:「小二,拿只大碗过来。」那小二早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戒杀大师见无人应答,有点焦燥,转头看到桌子上有一把空锡壶,于是伸手拿了过来,在手中握得片刻,微一凝神,竟然如揉面团般把这锡壶揉成一团!接着又四处揉捏了几下,捏出一只锡碗来。刘岩赞道:「大师『烙日融金』的内力果然厉害」戒杀大师笑道:「见笑了。」说完满满的倒了一碗酒又道:「十二年前,陕西五鬼为祸江湖甚烈。但因其武艺高强兼且狡诈多端,武林中人多次围剿均奈何他们不得。足下其时刚刚十七岁,却孤身一人深入其巢穴,先设计令五鬼自相残杀,后千里追踪,激战大漠,击杀五鬼之首陆飞龙。若论足下当时武功并非五鬼之敌,正因为此,洒家对你的机智胆识与侠义之心更是佩服之至。」说完端起碗敬了刘岩一碗酒。放下碗后又满满的斟了一碗酒接着说道:「三年前,足下的好友李烈火误闯百草门禁地,失手被擒。足下千里之外闻之,两日两夜不眠不休赶至百草门。但百草门独孤门主因历代帮规所拘,坚不肯放李烈火。足下慨然依其门规替友服下五毒销魂散。这五毒销魂散传说剧毒无比,服下后虽不立至人死,但发作起来却让人生不如死,且连百草门也无药可解。当时我在江南闻之慨叹世间竟有如此奇男子,心中渴慕与你结交一番。只是一直为俗事所扰,无此机会。但自那时起在我心中已把你当成我的朋友。」说完又敬了刘岩一碗酒。两人喝完后放下碗。戒杀大师黯然叹息道:「可惜呀,可惜!人道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果然是如此,但是你……」话未说完,刘岩立即肃容而道:「大师误会了。」说完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一遍。

  不料戒杀大师听后勃然大怒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做了什么错事都应敢与担当!难道李小雷﹑唐振中﹑安九如及贵帮黄帮主这几个在江湖中有响当当名头的一方之雄一齐诬陷与你吗!」刘岩多日来本已因冤屈难伸抑郁烦躁不已,听后胸中更是悲愤难抑,不由纵声长笑,屋顶灰土被震得簌簌而下!刘岩接着起身说道:「想不到戒杀大师亦是人云亦云,是非不分之人!你是来取我性命的罢,多说无益,我们手下见真章。」戒杀大师大怒而起,一脚把桌子踢翻说道:「念你也是豪杰之士,特为你备好上等的棺材。你就安心受死吧!」说完踏上半步,一招「韦陀献杵」向刘岩的胸口打去。

  戒杀大师于这路金刚破魔拳上已有三十年的造诣,再加上他练武既勤资质又好,这路拳法可谓已达登峰造极之境。刘岩见这拳来势虽不迅疾,但自己身周一丈范围内都笼罩在这拳力之下!心中不由一凛,急忙举掌相迎。二人拳掌相交,戒杀大师身形微微一晃,刘岩却连退了两步。戒杀大师内力浑厚,堪称密宗第一高手,向以拳法著称 .刘岩人称闪电剑,剑法甚是了得。临敌皆是使剑。戒杀大师道:「我知你擅与剑法,拔剑吧,拳法你不是我的敌手!」

  刘岩傲然说道:「不见得。」说完一招「横扫千军」向戒杀大师中宫逼来。这「横扫千军」原是当时军中广为流传的行军拳的招数。军中的士兵人人都会。寻常的庄稼汉多也会几手。因此戒杀大师初见之下不由心存轻视,但立刻他知道自己错了!这本平平无奇的一招在刘岩手中使出来却威力无穷,这一拳仿佛挟有千军万马之势,令人气为之窒,兼且稳重厚实,无懈可击。这招「横扫千军」的精妙之处被他体现的淋漓尽致。

  戒杀大师也熟知这路拳法,却不料有如斯威力,不由脱口叫了声好。忙以金刚破魔拳敌住。两人来来往往斗了四五十个回合不分胜负。戒杀大师虽熟知这路拳法,但刘岩使时之前全无征兆,待得使出时已迫到戒杀大师近前,不容其事先想出破解之道 .戒杀大师的金刚破魔拳亦是精妙绝伦,浑然天成,每一拳每一脚皆有开碑裂石之势。刘岩想要胜他也是不易。

  又斗了二三十招依然旗鼓相当,二人相互钦佩,都不由生了惺惺相惜之意。两人走得均是大开大阖的阳刚的拳路。每一次拳脚相交都是劲气四溢。铁衣七星为劲气所逼,让到了四面墙角,兀自感到呼吸不畅!只有老五李泰北内力深厚,依然站在原地丝毫未动。斗到分际,刘岩见戒杀大师出拳时左肋有一微小破绽,高手相争这等机会稍纵即逝,忙以左手敌住戒杀大师的拳招,右手一掌向他左肋打去!岂料这正是戒杀大师故意露出的一个破绽。只见他一侧身含胸收腹,刘岩右掌离其左肋堪堪只差数寸,没能打到。戒杀大师趁势右手一拳向刘岩的胸口打来。此时刘岩左手被戒杀大师封在门外,右手拳招使老,急切之间无法变招撤回。戒杀大师眼见自己的右拳就要击中刘岩,心中不由一喜,那知道刘岩右手突的变掌为指,无名指与拇指相扣,向戒杀大师肋下的软麻穴凌空弹出一缕尖锐的指风!
  凌空点穴不仅要有极为深厚的内功,而且要精通指法才行,刘岩这一指仓促之间发出本来难以凑效,但刘岩右手和戒杀大师的左胁平相距仅数寸,变掌为指又缩短了许多,因此这凌空点穴虽无法封住戒杀大师的穴道,却使他半边身子一麻,拳招不由一缓。铁衣七星中的老五李泰北见情势危急,拔刀向刘岩的肩头劈去。刘岩冷笑一声,向后一纵跳出圈外。戒杀大师大怒,脸色一沉,夹手夺过李泰北的单刀折成两截扔到地上,厉声对他说道:「我与人比斗,向来公平。你们都出去,在前面集镇等我!」铁衣七星迟疑了片刻,转身都走了。戒杀大师向刘岩道:「我们再来打过。」

  二人又斗了百十招,这酒楼本已不甚牢固,此时经过二人一场恶斗咯吱吱乱响,似欲倒塌一般。二人干脆来到酒楼外空地上比斗。

  久斗之下,戒杀大师不但未见疲惫,反而精神见长。斗到分际,蓦然间戒杀大师一声大吼,刘岩脑袋震得微微发晕,一疏神间已被戒杀大师制住要穴。刘岩被制之下神色自若,反而赞道:「好个狮吼神功!」戒杀大师放开刘岩说道:「现下两相扯平,再打我可不会手下容情,你要小心了!」

  两人再次交手,都是异常谨慎,各自严守门户,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堪堪又斗了二百余招,戒杀大师一拳不发,只是口中喃喃念着经文围着刘岩疾走。僧袍犹如吃满了风的帆般鼓鼓的涨起来。脸上发着一层淡淡的金芒!刘岩心中一凛,暗道:「难道这就是密宗三绝之首的『万佛朝宗』?!!」

  「万佛朝宗」乃密宗第二代掌教所创。之后传了九代三千余人,但真正练成的却只有五人。据说要练成此功不仅要有极好的练武天分,而且必须精通佛法,具有大慈大悲济世度人的胸怀。

  只见戒杀大师越走越疾,蓦然间脸色全赤低声念了一声「唵——」,刘岩感到心脏猛的一跳,接着戒杀大师脸色一青念了一声「喇——」刘岩感到肝部一痛!刘岩心头大震:「这是密宗六字真言『唵喇咪叭咪哄』!」

  万佛朝宗虽是一招却包含密宗武学至理,另辟蹊径,以特定的频波方式念出六字真言,分别感应人的心﹑肝﹑脾﹑肺﹑肾﹑体。令念诀之人的五脏六腑及身体的潜能被激发,功力暂时得以大幅提升,而听者五脏六腑被其激荡之下轻则受损,重则丧命。心属火其色为赤:肝属木,其色为青;脾属土,其色为黄;肺属金,其色为白;肾属水,其色为黑;因此戒杀大师口念六言,脸色随之不断变化。据说练到最高境界时反朴归真,口念六言时,不会有任何异相。

  戒杀大师自幼出家,其师看出他面带煞气,知其杀性过重,故替其取名戒杀,盼能以佛法化解。但戒杀大师依然性如烈火,嫉恶如仇。正因为他缺乏慈悲之心,宽恕之怀,这万佛朝宗只能练到第五重,无法再进一步。

  雪越下越大,戒杀大师也越走越疾。他的脚印围绕刘岩在雪地上画出一个圈子。落在这个圈子周围的雪在迅速的消融,片刻之间,方圆一丈范围内的雪都消融的干干净净,露出黑色的泥土!刘岩面色凝重,突然一手指天,一手拇指食指中指相扣,放在心口。头上缓缓的冒着白气,这股白气越来越浓,却是凝而不散,分成数股盘旋缭绕与头顶之上!戒杀大师见了不由心头一震:「想不到他年纪轻轻,内功居然练到三花聚顶的地步!」雪花在离刘岩身周半尺左右的地方立即被蒸发成水气 .渐渐的,在刘岩身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戒杀大师转了七七四十九圈后,突的大喝一声,扬起两只手掌,本是淡金色的手掌陡然之间金光大盛夺人双目!刘岩只觉得周围蓦然升起千百个太阳,并且一齐向自己迫来!四周十丈范围内的积雪瞬间消融的无影无踪!只见刘岩全身缩成一团如陀螺般急速旋转,双掌之间出现两柄银光灿然的短剑,向外迎去 .但见一片金光与银光在空中相遇,发出金属般的繁密急促的撞击声,因其声过于迅速,乍听之下,却似一次长长的撞击声。

  两人身形随之分开。戒杀大师连退了七八步,刚站稳,又退了三步,这才稳住身形!刘岩旋转更加迅捷,快的几乎看不见人影,地上竟然被钻了一个一尺多深的洞!而刘岩借着旋转之势也消解了戒杀大师的大半掌力。他手中夺目的剑芒渐渐消褪,这两支剑原来只是刘岩的双掌!戒杀大师赞道:「好个掌剑!以掌作剑使出这招八方风雨威力一至于斯。果然……」话未说完张嘴吐了一口血。刘岩这时候已止住身形,面带微笑一言不发。戒杀大师叹了口气,转身一路咯着血向西而去。地上留下了一串刺目的血迹。

  渐渐的戒杀大师走远了。刘岩看着戒杀大师背影渐渐消失,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热血,坐倒在地!刘岩知道自己的内伤比戒杀大师还要重。刚才只是硬撑着,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想道:「我还能走多远?能不能逃得过下一波的追杀?前面的落马坡地势险要,且是我必经之路,黄升天一定会在那里伏下重兵,我重伤之下能过得去吗?」

  风雪越来越大,戒杀大师的血迹,酒店前面打斗的痕迹转眼之间被风雪掩盖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