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女同酒吧

女同酒吧 一九九八那一年,我总算把苦闷的高中生活丢到公路后头,顺利变身成一个台北大学生,上台北之前,我跟母亲哭着发誓,不会再跟女孩谈恋爱,我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做一个正常的人。不过,在那之前,我早就已经偷偷调查好大台北地区众女同性恋酒吧,女同性恋社团,和女同性恋常常出没的地下书店。这是新的人..

野外生吃

野外生吃 有一天,他们吃完饭,来到公园里散步,小雅跟平时不一样,她老是抱抱亲亲的,鼓起的双乳顶着他,其实她在暗示着什么,来到没人的凉亭里坐,小雅主动的亲吻他的脸,小雅“坤哥,我们很久没那个了”  张坤“你身体好了吗?”  小雅“其实我没事的!”  张坤“我还以为你需要休息,我也有一段时间没爱..

交换成瘾

交换成瘾 有时候,事就是这么巧,我有一个交了三年的死档阿辉,我们曾经一齐找过小姐,一齐在南昆山上裸泳,在工作上互相帮助打退同行甚至连内裤都可以一齐穿的兄弟泡到了三年前的女友阿珊,她和我同年相处了快两年了,这女人从头发到脚趾头都粘过  我的精液,她那乳房虽不算是巨乳,但一只手还不能全拿下,做我..